品牌網
中國品牌網 >> 品牌資訊 >> 品牌人物 >> 70億元項目無批文 中紀委帶走胡潤榜富豪黃善年

70億元項目無批文 中紀委帶走胡潤榜富豪黃善年

發布時間:2009-11-19

  浙江舟山70億元金海灣項目未批先建 胡潤榜富豪黃善年被查

浙江省造船協會副理事長黃善年(資料圖 中國品牌網網配圖)

  從上海市出發,沿東海大橋方向坐車2小時,到達上海國際航運中心洋山深水港駐地,以此為原點,向東南方向僅17海里,即為浙江省舟山市岱山縣長涂島。長涂島緊鄰滬、甬兩大深水港,位居長江、東海之要沖,此地一度被舟山市首富、舟基集團董事長黃善年,看作其實現“大民營船舶制造”雄心的寶地。如今,愿望還在,只不過主人已換。記者多方調查了解到,黃善年已于今年9月21日前后被中紀委“帶走”,由于案件尚未進入司法程序,官方亦未披露,直至案發后近兩個月,黃氏被拘的真正緣由仍不甚明了。

  11月17日晚,時代周報記者致電舟基集團副總裁王德榮,詢問黃是否還在主持集團工作,他表示“他(黃善年)有點事情,現在不在”,記者再問:“黃目前在哪里?”王說:“我也不知道,這是他們辦案的事情。”

  記者再次追問:“你電話聯系過黃總嗎?”他反問道:“能打嗎?”

  接近案情的知情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黃善年被調查,和其掌控的舟基集團旗下金海重工建設違規(原金海灣船業有限公司)有關。

  而一位舟山企業界人士則認為,當初黃氏一舉奪得舟山市3100米“50年一遇”的標準海塘建設“亦存在不為人知的地方”。

  在黃善年被“帶走”近一個月后的10月16日,金海重工官方網站刊載了一篇題為《黃善年董事長寄語全司干部,安定團結搞生產,精心打造金海灣》的文章,文中提到:公司執行董事長、黨委書記、總裁李國鋒帶著全司員工的掛念,專程“看望”了董事長黃善年。文章后面同時刊載了一張黃李二人的合影,照片中黃一臉平靜,和平常并無二致。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黃被控兩個月,“問題”根源仍未理清,其本人仍無自由可言。至此,黃氏船舶王國夢已然瓦解。

  上海發跡

  從出身貧寒,到身家80億(據胡潤百富榜2009數字),黃善年的財富之路,正契合了市場經濟初期時,中國“先富起來”的一批人的通常軌跡。

  據舟山當地熟悉黃善年的人介紹,黃善年為舟山市普陀區六橫鎮人,1962年出生,“20年前,和大多數舟山農村人一樣都很窮。”

  資料顯示,黃善年13歲從事篾匠的工作,31歲時成立舟山市基建工程公司,對于中間空當了20年的生活,一些和黃有業務往來的企業界人士亦不得而知。

  “他是靠打樁生意發家的。”一舟山企業界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此說法和外界對黃的描述一致。

  據其介紹,1993年,黃善年成立了舟山基礎工程公司,同年,該公司進入上海市場,彼時正值浦東開發初期,類似舟山基礎工程公司等性質的小公司(提供建筑打樁服務)獲得大量商業機會,黃由此也開始了另一種生活。

  2001年,完成原始積累后,黃善年組建了上海基建集團有限公司,并開始轉向產業上游,從事房地產基礎建設開發。業界傳言,至舟基集團2005年全面撤出上海前,總資產達到100余億元。

  黃善年在上海曾買進不少地塊,時代周報記者調查得知,在上海地區,樓盤發展商還顯示原舟基集團以及原舟基集團旗下項目公司名字的,包括黃埔國際(海洲麗園)、海洲國際華園。另外還有海洲宜園項目以及上海南匯海洲桃花源項目,但上述信息并未得到舟基集團的確認。

  2005年,黃幾乎清空上海的地產項目,轉道家鄉舟山,選擇了另一個主題—民企造船。

  黃氏所為被當地政府視為造福家鄉,而在上述企業人士看來,黃善年的選擇更像是順手推舟之舉。

  2005年,因國務院相繼出臺的“國八條”、“七部委意見”,地產業進入寒冬,與此相對應,全球航運持續繁榮,“浙江希望有自己的大型船舶制造基地,黃剛好遇上了。”

  70億元大項目無批文

  黃善年雖為舟山市首富,但在大多數舟山人看來,黃的知名度并不高。事實上,黃善年的交際圈更多集中于“上層人士”。熟悉黃的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這恰是推動舟基集團旗下大型船舶制造、港口運輸成長的重要推力。

  知情人士透露,舟基集團旗下核心產業金海重工,并未通過國家發改委的審批。

  2005年,黃善年由上海轉道家鄉舟山,投資數十億組建舟山金海灣船業有限公司(下稱金海灣船業),主營港口、船塢、船舶修造、海涂圍墾、建材銷售以及土地開發,據當初預定方案,金海灣造船基地將建設數座超過10萬噸級的船塢,

  而按照相關規定,民營造船企業造船能力超過10萬噸,必須上報至國家發改委審批,但金海灣項目并未獲批,就在2005年強行開建,兩年后正式點火生產。

  對于黃善年為何敢置發改委于不顧強行開工,外界難以得知,同樣無法得知的是,金海灣開工建設兩年時間,竟毫無阻力。“金海灣現在似乎已經被默認為合法。”一知情人士說道。

  9月17日,記者致電舟山市發改委主任夏文忠,被問及金海灣項目時,立即以“不清楚”為由掛斷電話。事實上,金海灣項目還被浙江省定位為“引領浙江省經濟結構調整,發展裝備制造業的關鍵性項目”。

  據金海重工官網介紹,到2007年,公司累積投資資產達70億元,已建廠房面積為70余萬平方米,碼頭2800余米,海岸線達11000米,公司同時擁有船塢6座,船塢總容量163萬噸,其中最大一座為50萬噸級。公司具備制造國內外各類大中型集裝箱船、LNG船、LPG船、滾裝船、浮式儲油輪、成品油輪、原油輪、散貨輪、客船、特種工作船等不同類型船舶的條件和能力。

  無奈黃善年時運不濟,金海灣項目投產不到一年,金融危機爆發,物流貿易急劇萎縮,而新的造船訂單幾乎為零。僅僅1年間,該項目就遭困境。

  此外,黃善年還參與了舟山當地的圍海造地、港口航道建設以及3100米“50年一遇”的標準海塘建設。時代周報記者調查得知,海塘建設資金主要為當地財政撥款及公務員籌集。“其中公務員出資是強制性的。”一當地人士說。

  時代周報記者還發現,舟基集團旗下房地產公司舟基新體置業有限公司,還投資建設了舟山市臨城體育中心體育館以及舟山市人才公寓,另外,住宅地產項目“邦泰城”、“新城時代”、和“未來城”也都有舟基的身影。

  大新華物流接盤

  持續的資本困境,逼迫黃善年必須在盡可能短的時間內為金海灣尋找到一條出路,上述提及的舟山企業人士向記者證實:“金海灣實際上一直都在虧損,不過現在有了幾條船,稍微好了些。”

  但金海灣船舶的虧損,并沒有成為其進入資本市場的障礙,2008年11月,舟基集團受讓上市公司匯通股份(SH 00415)大股東福鼎擔保3000萬股,2009年7月6日,舟基集團再次買入匯通集團(7.98,-0.09,-1.12%)300萬股,從而以占匯通股份總股本的10.99%,成為第一大股東。之前的4月23日,舟基集團已派鐘志軍、賀紅春進駐匯通董事會,分別擔任董事長、財務總監職務。

  就在金海灣船業將借匯通股份完成借殼上市之際,孰料十天后,金海灣船業出人意料地投向大新華物流的懷抱。

  7月15日,在浙江省政府和海航集團戰略合作框架簽字儀式上,舟基集團和海航集團達成協議,海航集團旗下大新華物流以訂單(30條散貨船)加現金(32億元)的方式重組金海灣船業和同基船業(同基船業為金海灣船業三廠之一),入股金海灣50%股份,入股同基船業51%股份,同時大新華物流單方面和安信證券簽訂“金海灣上市”的協議。

  黃善年為何甘愿“委身”大新華物流旗下?他在極短時間作出上述決定,讓外界頗感驚訝。

  王德榮否認了“雙方合作是政府一手撮合”的猜測,但王同時表示,他沒有參加談判,具體細節并不了解。

  舟基集團與大新華物流簽訂合作協議,為何是在浙江省政府與海航集團戰略合作框架協議簽字儀式當中簽訂,其間懸疑,外界無從得知。

  大新華物流負責公關事務的羅先生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只是剛好碰上,并無特別理由”,記者詢問談判何時啟動,他表示:“這是高層內部的事情,并不知情。”

  隨后記者聯系海航集團品牌管理處一耿姓人士,在得知記者采訪問題后,表示需請示上級領導再作回復。

  事實上,大新華物流的入主,標志著黃善年已經失去了對舟基集團的控制權,一接近交易的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金海灣船業投資巨大,一旦倒下影響深遠,這讓各方都不允許它倒下。”

  2009年8月18日,金海灣船業董事會作出決議,“舟山金海灣船業有限公司”更名為“金海重工有限公司”,黃善年依舊被選舉為金海重工董事長,同時選舉原副董事長李國鋒為執行董事長職務。

  黃氏被查,目前仍難以追蹤其背后的真實緣由,而中紀委以空降的方式介入,也讓此事件顯得非同一般。

上一篇:王永:央視廣告招標爆棚的背后是信心還是恐慌?

下一篇:陳曉:國美精細化之旅剛邁出第一步

im体育和沙巴体育区别 3d试机号走势图彩乐乐 黑龙江22选5走势图表 2019年淘宝假货率 福彩数字3开奖号码 广西麻将下载 澳洲快乐时时是真的吗 快乐12开奖100期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10分开奖时间 快三大小单双出号规律 快乐时时彩五星计划